第1022章 粗来了碰瓷绝学

作者:圆脸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踏天神王最新章节!

    皇城,田家。

    田泽龙阴沉着的脸,田佑白跪在他的跟前,面色如土。

    他算是出名了,大半个皇城的人都知道田家的田佑白被扒光了丢在大街上,这种事情简直是永远的耻辱,将来哪怕他能够踏上巅峰成为仙帝,这事也会被无数人津津乐道,成为他永远的黑历史。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还能够逍遥法外,这简直是对他,对田家最大的耻辱。

    有人快步走了进来,在田泽龙耳边低声说道:“家主,查清楚了,那两人住在松苑,是南乙派的弟子。”

    砰!

    茶杯被摔在地上,砸得粉碎,田泽龙脸色阴沉无比,虽然田家在皇城的影响力一日千里,但却跟南乙派没法相比,而且在这节骨眼上,别说是动“松苑”的人了,哪怕是“竹苑”、“梅苑”,他也根本不能动其分毫。

    甚至于,知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不仅无法动他们,反倒还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对方,否则只要出了事情,便一定是自己的锅了!

    “家主,等进了仙坛之中,我一定将他们俩碎尸万段!”

    田佑白咬牙切齿,从小到大,他都是一帆风顺,向来都是他欺负别人,何尝遭遇过这个?

    这个仇,一定要报!

    田泽龙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啪的一巴掌煽在田佑白的脸上,直打得他眼冒金星,脸颊顿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他紧握住拳头,抬起头,一脸倔强的望着田泽龙,眸子里满是不甘的怒火。

    “不服气?那我且问你,之前给你的阵盘呢?”田泽龙声音很平静。

    田佑白这才瞳孔一缩,而后冷汗如雨下,田泽龙所说的阵盘是破禁之用的,是田家花费了无数代价才取到的,为的便是要在仙坛之中用以进入一个特殊的地方之用,因为田佑白精通阵道,这阵盘放在他手中,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才会交予他。

    可田佑白居然被打晕了,连储物袋都被夺走了,哪还会有什么阵盘?

    “你这个蠢货!”

    田泽龙反手又是一巴掌煽了过去,他咬牙:“若不是你还有点用处,丢了这阵盘,我今天就一巴掌拍死你!”

    被两巴掌彻底打醒了,田佑白嘴角带血,神色略带几分惶恐:“家主,那现在该怎么做?”

    南乙派的修士,别说不能喊打喊杀,就算可以,也不一定打得过啊,田佑白已经开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田泽龙冷哼一声,道:“我说过什么来着?任何的人,都不可能是无懈可击,找到他们中的薄弱点,用拳头威逼,用元石来砸,总能听到一声响的!”

    田泽龙终究是将田佑白当成是家主来培养的,哪怕在盛怒的情况下,还将这件事一点一点的掰开,讲解给他听,可谓是用心良苦。

    “这事我来做,至于你,进了仙坛好好表现,否则……哼!”

    “那连彩儿呢?”田佑白兀自还有些心有不甘。

    田泽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急什么?等天坛大战结束之后,还不是任你施为?”

    田佑白不敢多话,只能道:“好吧,那就先放她再逍遥几日。”

    ……

    连家。

    一头白发的连清原叹了口气,道:“彩儿,连家对不起你,你还是先避一避好了,之前你不是说我准备去个秘境吗?趁这次机会去吧。”

    “可是连家要怎么办?”

    连彩儿黑发垂落,光可鉴人,脸上莹洁光滑,可此刻却是眸蕴泪光,凄然而绝美。

    “连家……”

    连松原眸子渐渐坚定起来:“若是连家真的需要沦落到以牺牲你们作为代价来换取苟延残喘机会的话,这样的连家还有什么意义?”

    “可……”

    “没什么可是的,去吧。”连清原摆了摆手,连彩儿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待她身形消失,他的眼神才渐渐凌厉起来,仙坛大战吗!

    还有,救了连彩儿的那两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连彩儿?还是为了连家?

    ……

    就在同时,吴宇晨与莫明却被请到了东方霸天的府邸,看着极尽奢华的楼阁亭台,吴宇晨唏嘘不已,瞧瞧,瞧瞧,这才是土豪啊!

    什么时候能够打下土豪?分下田地?

    莫明也是摇头晃脑啧啧称叹,哪怕他的爷爷是南乙派的宗主,除了铁木老祖之外,尊贵便无人能及,可南乙派一向并不讲究这奢华的外物,所以让他也算是开了眼界。

    “哈哈哈,之前从来都是闻名不见面,如今见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却只见得梳着个大背头的男子走了出来,正是东方霸天,他满脸笑容,看起来仿佛异常热情的模样。

    吴宇晨撇了撇嘴,这老阴货还装热情?

    “快请坐。”

    东方霸天招呼两人坐下,冲着吴宇晨笑道:“之前闽州之事,幸亏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

    吴宇晨一脸惭愧:“是啊是啊。”

    东方霸天:“???”

    你这么说,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了!这个家伙,还说什么是啊是啊?你把劳资最爱的二儿子都斩了,难道还不够吗?

    简直可恶!

    不过,东方霸天也算是老狐狸一枚,自然不会在此纠结,而是哈哈笑道:“今日请二位来此,主要是想给二位引荐一位朋友,毕竟你们都是要进入仙坛的有为青年,多认识点朋友,总是好事。”

    话音落下,便有人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浅笑,冲着两人拱手道:“我是田家的田泽龙,幸会幸会。”

    吴宇晨顿时就恍然大悟,他就在疑惑为何东方霸天被自己斩掉了儿子,还厚着脸皮凑上来,原来是为田家站台啊!

    不过,这田泽龙的来意有些古怪啊,毕竟自己不过是狠狠的教训了田佑白几人,抢了他们的储物袋罢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理应该忍气吞声才是,想要动手,也应该是在进去仙坛之后的事情了吧?

    有古怪!

    吴宇晨眼珠子一转,却是一把捂住自己的心脏处,脸上露出了痛苦无比的表情,一边还汩汩的吐着口水,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目露惊恐表情:“你你你,居然要杀我……你这无形气劲已经让我重伤了,如果没有缤王花和夜魔树叶,我就好不了!”

    莫明目瞪口呆……

    粗来了……

    偶像的碰瓷绝学!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